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生完孩子的房东太太
生完孩子的房东太太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生完孩子的房东太太 老婆生了一个女儿,在乡下坐月子,不知是上来北部了没。还正在发呆之际,房东太太打电话说今天中午要来收三个月房租,(是因为房东上班时间与我错 开,要等房东太太做完月子)一开门,发现一位娇小苗条美女站在门口(身高大概158公分,身材比例很好,大概只有45公斤),原来是房东太太,生完快四个 月,完全看不出怀孕时的肥胖(签约时房东太太怀孕有水肿)。房东太太一进屋,脱下外套,直喊好累,从汐止骑机车到树林还真远,她想在另一个房间休息一下。

  虽然三月底还有点凉意,但是半透明长袖衬衫,依稀可以看到白皙的乳沟及胸罩,让三月不知肉味的我(跨下)肃然起敬。我尽量掩饰尴尬,但是还是被发觉了,房东太太双眼盯着我跨下的突起,还揶揄我真色哦!不过倒是满大的呦。

  我发现她并不在意我勃起的阴茎,对我也没有戒心,还直问我通常可以几次,是不是会常常勃起。我索性乐的放开双手坐直身体,尽情的撑起帐棚让她视奸,房东太太这小女人应该是色女。

  已经中午了,我殷勤请房东太太吃面,(哼!竟敢取笑我,偷偷放进死党阿辉在这寄放的催情液,等一下就让你知道有多大。)吃完热腾腾的面,房东太太要休息一会儿,我推说要出门打牌,如果我还未回来,请她帮我把门带上。

  我出去绕了一圈,大约十五分钟后,我小心翼翼的打开铁门,想看看药效如何了(如果问我为何又回来,就推说皮包忘了带,嘿、我聪明吧!)。耶!人不在房里,但是衣服、裙子、胸罩、内裤都放在床上,正当我要搜寻时,浴室传来轻微的水声,原来刚才泡在浴缸里。

  嘿!嘿!机会来了,她不知道有男人在这,等一下出来,一定一丝不挂,省得我还要扒光她的衣服。我迅速小心地,锁好所有门窗,脱光自己全部衣裤,让我的骄傲(阴茎)昂阳起立,拿起房东太太的小内裤,套住龟头先幻想爽一下,马眼处已经有淫液流出,今天一定要让你吃饱。

  突然传来浴室开门声,我赶紧躲在房门后,房东太太毫不知情地进入房里,正在找内裤穿,(内裤在我手上)我快速关门声,惊动了她。我将小女人扑倒在床 上,看她一脸惊慌张口欲叫之时,我已吻上她的唇,虽然小女人很用力想推开我,但是不到五秒,她已全身发热,不再反抗(可能药效发作了)软绵绵的被我压着。

  我继续吻着,右手揉着小女人的左乳房,乳汁顺着身体流下,小女人这时已经看清楚是我,双手搂着我的头,把舌头伸进我嘴里,贪婪的吸允着。我已顾不得 前戏了,用脚分开她的双腿,挺着阴茎把龟头顶着小女人小穴,龟头左右旋转摩擦着小阴唇,刚想怎么那么紧时,穴口分泌出大量淫液,年轻女人就是不一样。

  小女人突然颤抖的告诉我要带套,可是我不习惯啊!在跟大嫂相处的日子,我从不带套,大嫂总是让我尽情的发泄。我假装听不见,抱紧这娇小的女体,腰部 一沈用力猛推,分三次才插到底,小女人娇啼不已,「哦!」出一口长气,龟头传来热呼呼的感觉,肉味真美,正当我爽了一口气时,小女人腰部不断的扭动,嗯—— 嗯——淫声不断,龟头突然麻痒难当,要射精的前兆,拔出来太没面子了,只好插入到底,让精液不断喷出,藉着缓慢且小幅度的抽动,来掩盖我已射精。

  我亲吻她的脸庞、舌尖舔着她的耳根,舔着她的鼻尖。小女人突然微笑着问我,是不是射在里面,我知道她不确定,因为我的阴茎并未软化,我笑着吻下她的 唇,搂紧她,腰部缓缓加快推动,她也回应着淫声嗯——嗯,随着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,房东太太已紧抱着我,嗯——嗯——啊——啊——嗯、声音不断, 我也埋头猛干,只想发泄,持续了二十多分钟,我又再一次射精,继续享受射精后,龟头被包覆的快感。

  娇小的女体依慰在我怀里,我还是把阴茎插在她的体内,小女人般的撒娇,不用问,我知道她很爽,隔了一会儿我俩都睡着了。

 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醒过来了,慢慢品味这美丽的年轻女人,虽然没有大嫂高挑,但是身材匀称没有赘肉,肌肤白净、阴阜微突、阴毛浓密、穴肉殷红、分开双腿穴口流出一些精液,我吸允着乳汁,一滴都不浪费。

  没多久她也醒过来了,这时药效已过,可是小女人却没有惺惺做态,一把眼泪的哭诉。反而笑西西的说:「我没说错吧!你果然很色,只是没想到你敢强奸我。」小女人背靠着我,还一手握着我的阴茎说:

  「真的很大,比我老公大好多,哎呀!湿湿的耶。」小女人突然敲一下我额头:「你刚刚都射进去了,想让我怀孕哦!」我笑了笑没有说话,没有多余的动 作,我要征服小女人,站起来抱起小女人,让她双脚夹住我的腰,感觉好轻,我抱紧小女人的腰,阴茎抵住穴口向上一顶,小女人抓住我的双肩,淫叫出声,连续挺 动一百多下,阴道内噗——噗——淫液直喷,小女人已摊在我身上,叫着、哼着连她都不知的呓语。

  小女人高潮了,可是我还没,把她放在床上,继续用我最喜欢的强干姿势(正面体位)抽插着。小女人快虚脱了,想推开我却使不出力,床单被淫液弄湿了一大片,我也到强弩之末,一插到底让精液直喷进小女人体内。

  【完】